長江源頭森林派出所的“師徒檔”民警

精彩內蒙古 劉卡麗2020-01-12 16:06
瀏覽

  特警專業畢業的陳哲怎么也不會料到會從事森林警察這份職業,更令他意外的是,他會在“師父”的影響下愛上這份職業,并決心扎根異鄉。

  出生于1993年的陳哲大學畢業后輾轉多地找工作,“最后我還是選擇回到青海。”  

  2016年,陳哲成為了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森林公安局唐古拉山森林派出所的一位民警。

  “最初認識師父的時候,感覺他是個特別嚴肅、不好接觸的長輩。”陳哲口中的“師父”是唐古拉山森林派出所所長安建國,這個派出所除了一名輔警和一名護林員外,只剩下他們兩個民警。

  唐古拉山是長江的發源地,地處三江源保護區的核心區域,北邊是可可西里國家自然保護區。這里雖自然氣候條件惡劣,卻是高寒生物自然物種資源庫。這對師徒保護著近5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的動植物資源。

  過去,草原上的牧民是生態環境的索取者和利用者,他們終年隨水草轉移進行游動放牧。

  上世紀90年代,三江源地區的生態環境開始惡化,草場退化、土地沙化、鼠害成災……

  同時,利欲熏心的盜獵分子將罪惡的黑手伸向以藏羚羊為代表的野生動物,大量野生動物遭遇滅頂之災。

  “有些野生動物渾身都是寶,皮毛可以做衣物、肉可以吃、骨頭可以入藥。”從事19年森林警察工作的安建國說,當時一條藏羚羊絨圍巾就能賣到幾十萬元人民幣。

  如今,在唐古拉山腳下,牧民們經常能看到一對老少民警結伴兒開展工作。

  “一年中有九個月時間我都在野外工作。”在格爾木市森林公安局,除了像安建國這一批40多歲的民警外,剩下的都是20歲出頭的民警,“我們這個工作太辛苦,很多年輕人不愿意干,所以我們更要用心去傳授經驗。”

  正式確定了師徒關系后,安建國在生活中給予陳哲更多的關心與關愛,而在工作卻更加嚴格。

  他依然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與師父訊問完犯罪嫌疑人后,師父對他說的話。

  “你仔細看看你做的這個筆錄哪些地方有遺漏?”“你做這份筆錄的意義何在?”“證據是需要相互印證證明的,這樣才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要是因為這份有紕漏的筆錄,最終導致犯罪嫌疑人逍遙法外,那對社會該有多大危害?”……從那時起,陳哲打心底對這份職業有了敬畏之心。

  常年在野外開展工作雖然辛苦,卻總能有打動這個年輕人的溫暖與感動。

  “師父和每一戶轄區牧民都很熟悉,由于交通不便,他常給牧民捎帶生活用品。”陳哲說,“有一次巡山到一戶牧民家時,他們正在宰羊,便熱情邀請我們吃羊肉,還把家里面最珍貴的食物分享給我們,那家牧民的孩子還拉著我一起剪羊毛。”

  和安建國工作三年來,陳哲認識到這份工作的使命所在,希望在師父退休前,能夠和師父一樣獨立勝任這份工作。

  為保護自然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完整性,中國2016年啟動了首個國家公園——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工作,2020年將正式設立三江源國家公園。(完)

 

【編輯:郭澤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