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教師眼里的鄉村教育 和我們以為的有啥不一樣?

精彩內蒙古 劉卡麗2020-01-10 22:26
瀏覽

  中新網三亞1月10日電 (左宇坤)說起鄉村學校,人們腦海中的印象,往往都是塵土飛揚的操場、石頭蓋的教室、破了洞的木桌椅……現實是這樣的嗎?

  日前,在馬云鄉村教師頒獎典禮期間,四位鄉村教師接受了記者的采訪。通過他們的描述,搭建起了一個和我們想象得不太一樣的鄉村教育生態。

王菲、張曉琴、孫向兵、袁輝(從左至右)四位鄉村教師接受采訪。左宇坤 攝

王菲、張曉琴、孫向兵、袁輝(從左至右)四位鄉村教師接受采訪。左宇坤 攝

  硬件強:塑膠操場、投影設備成“標配”

  王菲、張曉琴、孫向兵、袁輝,四位鄉村教師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往屆馬云鄉村教師獎獲獎教師代表。舞臺上的他們,雖有些緊張,但表現得大氣又從容。脫下西裝放下話筒的四位老師,說起自己最熟悉的鄉村教育和最熱愛的孩子們,則滔滔不絕。

  老師們告訴記者,雖然目前鄉村整體環境和條件比較艱苦,但是鄉村學校的硬件設施已經越來越好了。

  “像我們那里,整個一棟大樓里,就幾十個孩子。”來自甘肅的鄉村教師張曉琴說。

  近年來,國家在教育方面的投入越來越大。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公告顯示,2018年全國教育經費總投入為46143.00億元。其中,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為36995.77億元,占GDP比例為4.11%,這也是自2012年以來連續七年保持在4%以上。

  通過老師們展示的學校照片不難看出,現在的鄉村學校里,多層教學樓、塑膠操場、投影設備已經成為“標配”。

鄉村學校里的塑膠操場。受訪者王菲供圖

鄉村學校里的塑膠操場。受訪者王菲供圖

  但同時,這也帶來了不少“幸福的煩惱”。

  “政府投入是很大的,像我們學校配備了電子白板、鋼琴等。”來自四川的鄉村教師孫向兵說:“但帶來的問題是維護起來比較困難。首先是有電量等成本問題,其次是像關機之類的操作,我們教了老師,老師們也記不住,他們認為是公家的東西。”

  軟件弱:鄉村教師缺口大

  “我們到大學里去招老師,很多人一聽說這個地方這么偏遠都不愿來。”張曉琴告訴記者:“還有的合同都簽了,坐車繞到學校一看(條件這么艱苦),第二天就走了。”

  “我們這里也是。”孫向兵附和道:“之前招了個研究生,來了一看條件這么差,第二天就啟程走了。”

  學校招不來人,招來的人也很難留下。

  “鄉村老師是城里老師的練兵場。”張曉琴這樣形容。鄉鎮上培養的優秀老師,很多人最終的選擇是考入城里。

  孫向兵所在的學校里,幾乎每年都會有十名左右的優秀老師離開鄉村學校進入縣城:“剛把他們培養好,就走了。再有新的老師進來,我們再重新培養。”

鄉村學校的學生站在投影儀前。受訪者王菲供圖

鄉村學校的學生站在投影儀前。受訪者王菲供圖

  老師們認為,現在的鄉村教師團體,老齡化和兩極化都相當嚴重:“除了新的老師進不來,舊的老師也帶不動。”

  留在鄉村學校的老師,很大一部分都年紀較大,出現了職業倦怠感,“因為一些老師把自己的發展看做只能一步一步向上‘混職稱’的單向線性道路,遇到了職業天花板。”

  “我們現在努力做的一件事就是改變大家對鄉村教師的印象。”來自山東的王菲老師說:“目前國家對鄉村教師這塊的傾向性很強,編制、福利、待遇都不錯。很多的鄉村教師都是90后,他們未來的發展是多元的,而不是傳統的‘熬時間’發展模式。”

  管理難:鄉村孩子也“叛逆”

  說起目前自己在鄉村教育面臨的問題,老師們不約而同提到的一點就是“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

  “這兩年來,農村地區的孩子沉迷手機的情況也很多,導致厭學、出走,甚至的自殺的事情并不罕見。”孫向兵表示。

  對于這些孩子的管理和教育,“家校聯動”的理念在鄉村是行不通的。

  “在我們那邊,離婚率能達到40%左右,孩子是真的沒人管。”孫向兵告訴記者。